区块链 > 金融 > 正文

私募股权母基金与医疗医药投资之间的关系

区块链数字货币板块文章「私募股权母基金与医疗医药投资之间的关系」,本文约有2121个文字,大小约为10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请您欣赏。樱花区块链门户资讯网荟萃众多优秀文章精选,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区块链数字货币,可以关注本文结尾推荐的优秀文章内容。本站区块链资讯虽然不乏优秀之作,但仅为大家参考使用,希望能对关注区块链的人有所帮助。

从创立开始,元生一路走来始终专注于医疗医药领域,是国内屈指可数的医药投资“行家”。元生的投资到底有什么秘诀?他是如何挑选行业和企业,如何降低风险,和企业最终取得双赢的?宜信财富今天带您走进陈杰专访,看看私募股权母基金与医疗医药投资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快来涨涨姿势吧~


国内专注于早期医疗医药领域的创投机构并不多,作为可以掰着手指头数过来的十来名选手之一,元生创投的逻辑是:由于有技术背书,医疗医药领域的早期投资其实比烧钱式的互联网投资来得更靠谱、风险更低、性价比更高,而这种技术也许并非是原创新,而是更是适用于当下中国的快速跟进式创新。

 

元生创投的有所为有所不为


元生创投近两年在医疗医药早期投资领域取得了业界有目共睹的业绩,当问到这其中的秘诀和经验是什么时,元生创投创始合伙人陈杰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简单概括起来就是,有所为,有所不为。元生创投凭借对行业的深度把握,对项目的细致了解,和创始团队的深入沟通,经常在在其他基金犹豫不决的情况下,作为领投方或者单独投资方,以有利的估值、条件完成对最有前景的项目的投资。比如元生创投在2014年完成的投资案例中的博瑞生物、开拓药业、和凯瑞斯德生化。


博瑞医药在2014年初由于现金流的问题,遇到历史上最困难的时期,陈杰多年前就开始跟踪博瑞医药,凭借对管理团队的认可和对产品丰富的产品线的潜力的认可,元生创投在上一轮独家投资了博瑞生物,帮助公司渡过了最难关。公司在2015年已经取得不错的业绩,实现盈利1000万,完成了新一轮的融资,比元生创投上一轮投资的估值上升了一倍。


元生创投对开拓药业的上一轮的投资,是开拓药业申报临床批件前,这个阶段的生物医药公司,绝大部分VC都不敢轻易下手投资。元生创投看好开拓药业的治疗前列腺癌的新药品种和团队的能力,在上一轮独家投资。投资之后,开拓药业迅速取得临床批件,开始临床工作,而且临床进展远超预计。最近,开拓药业完成规模约6000万的融资,估值相对于上一轮,翻了接近三倍。


凯瑞斯德生化为全球创新药提供核心原料药中连体的企业,因当时缺乏明星销售产品,融资出现困难,眼看出现资金断流的危险。经过元生创投专业的团队分析公司的产品线后确认,由公司提供核心原料药中间体的三个新药在未来两年获批FDA批准的可能性很大,一旦获批,销售就会迅速上量。在别的投资机构望而却步的时候,元生创投坚定的杀入。

 

一年半过去了,果然,公司成功拿到未来三到五年的大额订单。而这个时候,资本市场才留意到公司的变化,并开始热捧,最终国内某顶尖VC领投下一轮融资,公司在短短一年内估值实现了大幅增长。


大家都说VC投资是锦上添花,从这三个例子来看,元生创投更倾向于雪中送炭,事实证明,这种方式为元生创投赢得了很好的投资回报。锦山添花的投资大家的都愿意做,比如现在处于风口上的精准医学和互联网医疗,很多的同行都去投,元生创投也在密切关注。


对于精准医疗,早在2013年末,团队分析后就认为这将是未来的一个热点,在2014年投资了Admera Health和健路科技,当时团队管这个领域叫基因测序的临床应用,至到今年初市场上才有了精准医疗的提法,而元生创投投资的两家公司已经在市场竞争中抢占了先机。而对于互联网医疗,元生创投则比较谨慎。

 

​谨慎对待互联网医疗

 

陈杰对记者表示,他们对互联网医疗的项目非常谨慎,并没有投资,仍然在观察。


我们虽然投生物医药的早期会有一些风险,但是它的风险比起互联网医疗的风险还要小。陈杰说,元生创投在2014年投的10个项目目前都进展不错,没有任何一个项目展现出要失败的迹象,但是如果投的是互联网领域的项目,他认为可能10个里面会死掉56个。医药领域的项目不像互联网的回报那么高,50甚至100倍,我们可能一般510倍比较多,比较成功的也会有几十倍的回报。比起互联网领域的项目,我们的确不是高风险高回报的,而是比较稳健的。

 

我们投的医药、医疗器械项目,很多企业都死不了,因为即使某个品种失败了,还有后续品种,我们很少投单品种公司,而是投一个研发团队和平台,这样即使某个品种失败了,还会有后续的产品,而且前面研发的即使失败,还有一些专利可以想办法赚钱。陈杰说。


陈杰认为,互联网医疗带有真正高风险的原因在于,医疗本身比较复杂,加上政策、现有医疗体制等原因,这一领域要成功就更难。

 

先把医疗的问题搞清楚了,再看怎么和互联网结合。可能互联网能解决订个饭、订个票,但医疗的问题真的不是那么容易解决,比如怎样给医生一个公平合理的报酬?层层流通环节中把药价抬高、过度医疗、医保等问题,每个都很头疼。陈杰表示,互联网医疗的确是个方向,但它需要的时间和过程比较长和曲折,因此不会第一波就冲进去,而是看合适的时机再考虑进入。

 

快速跟进降低风险

 

生物医药领域项目的一个特点是,融资的轮次和项目本身的早中晚期并不完全匹配。有的项目已经做了C轮,但还在临床阶段,未来3-5年还会有巨大的估值提高空间,项目其实还是在早期。而有些公司的产品可能都接近上市了,但是规模还不大,经过投资之后,未来3-5年会迎来估值和企业价值方面的巨大提升。

 

在元生创投的投资领域中,有1/3左右是投向了产品上市前、临床阶段或者临床前的医药和医疗器械团队。

 

这种聚焦早期医药项目在退出方面有着天然的优势:投后期的接盘者多,项目竞争激烈,价格贵。我们去年投的很多项目,今年做项目募资的时候,很多其实有卖老股退出的机会,但我们为了更高的收入,还想继续保留项目的股份比例。” 在第四届东沙湖杯千人计划创业大赛期间,元生创投创始合伙人陈杰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在项目来源上,元生创投扎根于苏州生物纳米科技园(BioBAY),有一半的项目来自于这一园区。这里有400多家生物医药的创新企业,而在过去一年新药研发、医疗器械业界募资和评比最突出的10个项目中,有4个左右都是在苏州。

 

陈杰表示,在新药研发上,国外企业的确基础雄厚,跨国药企每年把销售收入的5-10%投入到新药研发,新药研发的小公司也很多,他们都在较大程度上去做真正的“first-in-class/best-in-class”(首创一类新药)。

 

而国内以前的药都是仿制药为主,现在是做到了“me too, me better/fast follow on”(迅速跟进)为主,自主创造新药的成功案例还很少。可能再过5-10年,中国企业会慢慢在某些领域达到研发最领先的方向,但现在受制于人才储备、资金实力、医疗体系等原因,还不足以支持。

 

也正因为如此,元生创投在很大程度上投的是迅速跟进类型的项目。

 

如果投那种完全创新的药,风险就特别大。而那些迅速跟进国际研发品种、在临床三期或者产品已经上市的项目,可以比原研药在药效、安全性上有更多改进,而且机制和靶点都已经被验证了,风险会小很多。陈杰表示,这同时也带来了其他挑战,包括专利能否绕开原研药专利、专利保护期多长、自己开发这个药可能会有的其他的风险等。

 

陈杰认为,在创新的道路上,国内企业先要做的也许不是完全原创,而是迅速跟进、进口替代——那些改进型的医疗器械、药物研发都能产生巨大的生产力和回报。

 

很多跨国公司在国外已经给病人用上最先进的癌症治疗方法,但是他们并没有第一时间开发中国市场,而中国病人又希望用到,他们往往到全世界找最好的药、医生和方法,如果我们投资的企业能提供这些的话,企业产值、创造的就业自然就能出来。如果国家能对这样的投资再多一些支持,对于经济结构转型也会有很大帮助。陈杰说。

 

想看更多医疗创投先锋陈杰的真知灼见?那千万不要错过本周四的《唐宁会客厅》,元生创投创始合伙人陈杰将亲临现场,与您在直播间互动!

本周四晚19:30,《唐宁会客厅》第3期迎来重磅嘉宾——元生创投创始合伙人陈杰,他将和唐宁就危机重塑健康理念,开启医疗黄金新十年展开对话,欢迎扫码锁定直播!

还有更多私募股权母基金相关知识大家可移步宜信财富app了解。

 

以上便是樱花区块链给大家分享的关于「私募股权母基金与医疗医药投资之间的关系」http://www.0797jjw.cn/qkljr/qkljr_25698.html的相关信息了,希望能帮助到大家,更多区块链相关内容,敬请关注樱花区块链!

猜你喜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原文地址: